容仙放下筆,看著窗外若有所思,剩下一天就能回到韓國了,光是想著這點,嘴角就壓不下來。


「她⋯應該也很開心吧。」容仙翻著桌上的文件,更加開心,拿起話筒「安秘書,幫我訂今晚的機票。」


「是的,總裁。」


七天的工作,容仙努力的把它壓縮到六天,雖然累了一點,但這樣就能趕快回去見到某個笨蛋了吧?再者也不想繼續待在上海,被那惹人厭的⋯⋯



Knock Knock!」



「請進。」容仙專注的處理著文件。


突然眼前有個盒裝亮亮的飾品出現,容仙瞇起眼抬頭,看見南允道燦爛卻又讓人不舒服的笑意。


「有事嗎?」容仙冷下聲音「如果沒事請帶著''你的''東西離開,我還有公事。」


「容仙,這是我們的訂婚戒,好看嗎?」南允道蹲下來試圖和容仙對視,可惜容仙的眼神正眼都未放在他身上「結婚時候的婚戒我們在一起挑吧?」


容仙看了南允道一眼,毫無忌憚地上下掃盪「抱歉,你,不是我的Style,這門婚事我也不會同意。」


「可是容仙,如果不跟我結婚,你爸爸不把曜日集團交給妳怎麼辦?」南允道不懷好意的說,試圖去提醒容仙那些名與利「和我結婚兩家合夥,不是會更順利嗎?」


容仙扯了一下嘴角一個冷笑「我金容仙不是非要曜日不可,如果沒事你可以走了,又或者你留下我走,總之我不可能嫁給你,死心吧。」


南允道的笑容僵在空氣裡,怒氣哽在喉嚨又吐不出來,盡力的平息,顫抖嘴角「沒關係,妳忙吧!」


「嗯,南先生,不送。」容仙繼續低下頭,想快點把煩人的工作結束。


南允道眼見容仙沒有想接待自己的意思,轉過身斂起笑容,眼神多了深不可測的想法,離去。







睜開眼,還是不習慣右邊空蕩的感覺,不習慣在兩人之外的房間清醒,坐起身,星伊揉揉眼睛,入幕眼簾的是一疊又一疊的資料,嘆口氣,提起精神,走進浴室稍微洗刷後,帶起金絲圓框眼鏡開始閱讀。


「小星,吃點東西吧。」朴素靜拿著簡單的早餐配上一杯柳橙汁拿到星伊的身旁「吃飽才有體力啊。」


「媽,謝謝。」星伊停下手上的工作。


「妳爸爸也真是的,一下子給妳這麼多東西,等等我幫妳罵罵他!」


「沒關係啦!爸也是希望我快點上手吧。」


「星,別看你爸爸那樣,他其實很開心妳回來的。」


「我知道。」星伊微微笑著「現在知道了。」


「他是古板了點,但其實妳爸爸很愛妳的。」朴素靜順著星伊的髮線撫摸。


「所以我現在才能認真的在做這些啊。」


「嗯⋯爸爸很看重妳的,從以前就是,每天都要說我們星伊在商業上遺傳自己,非常靈活啊。」朴素靜一臉柔和的訴說。


「真的?」星伊有些詫異,好奇那樣嚴厲的父親是用什麼表情說出這些話。


「嗯,所以星啊,好好加油。」


「媽,我知道了。」


朴素靜端起剩下的空盤離開房間,星伊拿起筆繼續的奮鬥,或許是有了目標,那些過去曾經厭惡煩躁排斥的,似乎就理所當然。



(金容仙⋯⋯值得嗎?)









一臉疲倦,容仙眼睛還帶著血絲,眼睛閉上,享受片刻的安寧,臉上掛著的是一抹笑意,似乎那些疲憊感都在即將看到那人前得到解脫。



「星伊還沒來嗎?」抵達酒吧後卻聽見輝人說星伊不在的消息。



「老闆她⋯回老家了。」輝人有些不敢直視容仙那冷到不行的表情。


「在哪裡?」


「妳等我一下。」趕緊跑到辦公室內拿了張紙,寫下星伊家的地址給容仙,否則輝人有些害怕下一秒容仙會把她吊起來拷問。


「謝了。」拿起紙條,容仙迅速地離開酒吧。


(臭文星伊,好不容易趕完文件回來,還給我搞失蹤。)




抵達紙上的地址後,容仙按了門鈴,來開門的事個面容姣好的婦人,但看那與星伊相似的眼神⋯⋯


「伯母妳好,我是金容仙。」


「來找星伊?」朴素靜挑了下眉毛,打量著容仙。


「是的。」對於這樣的眼神顯然是習慣了,容仙豪不畏懼又自信的站著,雖然疲倦但氣勢上卻沒有減弱。



「進來吧。」深沈的男聲從屋內傳出。



朴素靜帶著容仙來到客廳,梳著油頭,臉上有些鬍渣,但看起來威嚴十足的男人,容仙點了下頭,在對面坐了下來。


「伯父妳好。」


「在跟我們星伊交往嗎?」文浩強不拖泥帶水的說。


「沒錯。」容仙自然的回應。


「曜日集團的金總裁怎麼會看上我們星伊呢?」文浩強試探性的測試。


「感情的事,就是這樣。」


「妳們都是女生,而且妳和南允道有婚約吧?」


「婚約我沒有答應,而且我不覺得都是女生有什麼錯,如果只是在意有沒有小孩的問題,那這也不是大問題。」


「妳該知道這種事對兩家公司形象都會受傷吧?」


「有什麼好受損呢?前輩。」容仙笑著說「我想每個人都有相愛的權利,不論男女、男男、女女,如果因為這樣就去抵制,也太不合理了。」


「嗯哼。」文浩強有些滿意的看著容仙。


「老頭,讓人家先去找小星啦!」朴素靜輕拍文浩強的肩。


「哼,就這一下不能等嗎。」


「老頭,快讓人家上去啦。」


「好啦。」文浩強沒好氣的說。


「星伊在上樓右轉門口掛著星星的房間裡,去吧。」朴素靜指著樓上房間的位子。


「謝謝兩位。」









「啊~~~真的好多啊⋯⋯」星伊趴在桌上看向眼前那座小山忍不住嘆息「到底要花多久才能看完呢⋯⋯」


接著坐起身繼續翻閱「好想容仙歐膩啊⋯不知道歐膩現在在上海怎麼樣了⋯」


煩躁的心情漸漸上升,想起南允道,卻又嚴肅了起來,因為知道自己現在除了努力學習還有去了解公司充實自己外,沒有什麼捷徑了。



正確來說,擴充實力本身就沒有捷徑,只有證明。



拍了兩下臉頰,星伊掛起眼鏡拿起下一份報表,卻沒看見在門口的另一道身影,輕輕推開房間的門,腳步輕盈的踏入。





「給妳三秒鐘解釋,為什麼我回家沒看到我老公?」

創作者介紹

日月教徒的部落格

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futagoza0608
  • 等好久每天來看終於出來了!!!
    容仙一走進去房間那句也太霸氣了吧期待後續😍
    版主最近很忙吧辛苦了阿阿阿
  • 剛從韓國演唱會回來啊!
    整理好多東西科科科

    我會努力恢復日更的!

    onepi850307 於 2017/03/08 01:5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