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容仙小姐。」


容仙冷冷的看著在公司門口拿著大束百合花的南允道,周遭許多人注意力都放在兩人身上,正當大家以為是場浪漫的追求時⋯⋯


「南允道先生,請離開。」語畢,容仙越過南允道繼續走。


「容仙小姐,請妳接受這束花吧!」南允道不死心的追著「一起吃個飯好嗎?」


「不好意思,我們似乎沒有那麼熟。」容仙的嗓音又冷了一個度。


「怎麼會,容仙小姐是我的未婚妻啊。」南允道試圖用稱謂使容仙意識到現在自己的行為。



「不好意思南先生,這件事我沒有同意,我也不會是你的未婚妻。」



「妳⋯!」當眾被給了難看,南允道心裡一把火都上來,但又不能自毀形象(敬酒不吃吃罰酒的女人,艾夕!)



上了車,容仙無力的靠著窗,到了上海第四天,南允道的行為越來越誇張,居然還跑到公司門口送花(再撐三天,再三天就可以回去了。)


打開手機,第一則就是來自星伊的訊息,容仙前一秒的鬱悶似乎減少了一半。


''下班了嗎?''


''嗯,剛下班''


''趕快吃飯吧,不可以不吃飯''


''知道了''


''我先去忙''


''''


簡單的幾句問候,但光是想起星伊的表情,容仙就會揚起笑容,思念漸濃,此刻容仙只想被那個人摟在懷裡,然後牽起那人的手,靜靜坐在家裡客廳盯著電視也不無聊。









「妳在搞什麼?」金鐘國不滿的在電話另一頭冷下聲音。


「有事嗎?」


「當眾給南家難看,有意思嗎?」


「請他別再來,我不可能嫁給他。」


「這件事不是妳說的算。」金鐘國的聲音有些大了。


「這是我的人生,我不可能委屈自己。」容仙堅定的回應。


「哼!那個被文家趕出來的人,配不上我們金家。」


「你去調查文星伊?」容仙像是被踩到尾巴般,不滿的情緒瞬間湧上「不准你動她。」


「和她分開,不然她現在在努力的飯店案,我有辦法讓它付諸流水。」說完,金鐘國便摔上電話。


聽著電話另一頭的嘟嘟聲,容仙很不安,擔心自己真的會害到星伊,想到那人,電話又響了起來。


「喂?」


「歐膩!」


「星伊⋯⋯」容仙複雜的應聲。


「怎麼了?聲音怎麼這樣?」


「爸爸⋯⋯知道我們的事了。」


「嗯?他要我們分開,是嗎?」星伊深吸一口氣後,說出。


「我不想。」容仙堅定不移的說,卻又想起金鐘國所說的「可是⋯⋯」


「容,不用擔心。」星伊稍微猜想,就知道了容仙爸爸說了什麼「這些妳不用操心,我可以解決。」


「但是星伊⋯」


「歐膩,不相信我嗎?」星伊打斷了容仙。


「沒有。」


「總之,我可以處理好的。」


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容仙仔細想想,星伊也是有了點子,才能這麼肯定吧。


「先休息,記得吃飯哦!」星伊提起精神的說。


「妳也是。」









結束後容仙的通話,星伊換上正裝準備出發去找文鎮洋。一路上神經繃得緊,看見銀月集團漸漸目入眼簾,緊張的情緒也逐漸升高。


「來幹什麼?」文鎮洋帶著怒目直視星伊。


「爸⋯」


「這裡是公司。」文鎮洋打斷星伊的話。


「董事長。」星伊打直腰桿。


「有事嗎?」


不討論星伊出現的原因,也不再帶著情緒追究她被趕出文家這件事,五年的時間,足夠去釋懷,雖然不見得能夠敞開心房,但星伊確實是整個家族從小寵到大的人,文鎮洋知道星伊也不好受,但這幾年的時間,始終拉不下臉。


「我和金容仙交往了。」星伊戰戰兢兢的說。


「曜日集團?」文鎮洋挑起眉。


「對。」


「哼,金鐘國那個老頭怎麼可能答應。」


「我會想辦法的。」


「妳要是想得到就不會來找我了。」文鎮洋直白的說。


「我需要家族的勢力。」星伊也不遮掩自己的目的。


「妳憑什麼認為我會幫妳?」文鎮洋冷下臉。


「憑我姓文。」星伊握緊拳頭「憑我在商業方面的天賦,憑我是銀月集團的繼承人。」


文鎮洋眼裡透著驕傲與笑意「想繼承了?」


「我想好了。」星伊與文鎮洋對視「我相信我是最好的人選。」


「⋯⋯」文鎮洋站起身,走向門口,不再看星伊。


「爸⋯董事長。」


「把學校的工作辭了。」


「⋯⋯好。」星伊咬緊下唇,她知道這是必要的犧牲「但是至少讓我教完最後一學期。」


「好,教完後,開始到公司上班。」


「我知道了。」星伊看著文鎮洋走出辦公室「但是,可以先不要讓人知道我回到文家嗎?」


文鎮洋轉頭看向星伊,眯起了眼睛「可以。」









「混蛋!」南允道拿起那束百合花砸向地上。


「少爺⋯」小鄭在一旁緊張的喊著。


「那個金容仙到底在搞什麼!本少爺對她好還拒絕!」


「少爺,還是⋯找別人啊?」


南允道揪起小鄭的領子「你覺得我堂堂南允道得不到她金容仙嗎?」


「不⋯怎麼會,只是⋯只是⋯」小鄭有些不敢說下去。


「說!」


「聽說⋯金容仙是同性戀⋯」


「聽誰說的?」


「就、就是聽說的。」


「去調查!」南允道怒吼「我他媽南允道不可能輸給一個女的!」


「是、是的,少爺。」小鄭急急忙忙的離開辦公室。


「金容仙,妳和曜日集團,我都會得到的。」南允道閉上雙眼,開始思考。








「妳真的決定了?」承歡瞪大眼。


「嗯。」星伊喝了一口柳橙汁。


「對了星伊,要小心南允道。」承歡握緊了拳頭。


「怎麼了?」


「之前我們和南氏集團競爭一個案子,原本是由我們公司獲得,但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,跑出了各種負面新聞,案子就轉到南氏,後來才知道是南氏的人來搞鬼,而負責人⋯⋯」承歡的眼裡泛上怒氣,想起那時候雞飛狗跳的公司,還是十分氣憤。


「南允道?」


「是,所以星伊一定要小心,南允道是個不擇手段的人。」


「妳放心。」星伊揚起笑容,亦正亦邪的。


「嗯?」








「要比手段,我和容仙歐膩不會輸的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日月教徒的部落格

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我
  • 文總要出現了嗎😍
  • 還沒呢!

    onepi850307 於 2017/02/27 02:29 回覆

  • 728
  • 星伊一定要贏!!! 不可以讓容仙被搶走
    辛苦版主大大了 我真的很喜歡你的文章

  • 謝謝妳科科
    還特地留言
    感動!

    onepi850307 於 2017/02/27 02:2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