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安惠真!妳小心燙,吹涼在喝。」輝人沒好氣的撇了一眼。


「好啦。」惠真聳聳肩,乖乖吹涼。


星伊和承歡就坐在兩人個人前方,一臉哀怨又忿恨的看著眼前那對情侶。


「妳為什麼在這裡?」星伊冷下眼神看向惠真。


「我?」


「嗯哼,為什麼歐膩去上海出差,妳卻在這裡,不是秘書嗎?」星伊怨懟的說。


「是啊,不是應該跟著妳家老板嗎?」承歡也是一臉羨慕嫉妒恨。


惠真一下子明白這兩人的心態,手一緊,將輝人攬入懷中「總裁是和董事長去的啊,何況還有一些部門經理在,我就不用去了。」


輝人輕拍惠真的肩頭,小聲地說「妳收斂一點!」


惠真大剌剌的笑著,將輝人摟的更緊「大不了兩位一個趕緊飛上海一個趕緊飛澳門啊。」


星伊和承歡互看一眼,用眼神打起協議,起身星伊將輝人拉走「不好意思啊,我和我家輝人該忙了,最近輝人要忙到容仙歐膩回來了,惠真也好好工作啊!」


惠真瞪大雙眼看著人被拖走,只見輝人嘆口氣搖搖頭,承歡則在旁邊笑到不支倒地。


「惠真啊,別惹星伊啊,她那傢伙鬼主意最多了。」承歡按著笑到發疼的肚子。


「⋯⋯」剩下惠真張大嘴的囧樣。








剛下飛機,便看見迎面走來的南允道,有些驚訝卻沒表現出來,看向旁邊的金鐘國,只見那人有些得意的微笑。


「我很累,先去休息。」沒等到南允道開口,容仙截斷了他想說的話。


「沒關係,晚上一起吃飯吧?」南允道不死心地問。


「南先生,今晚我有事。」容仙冷冷的回應。


「金容仙!」旁邊的金鐘國有些動怒了。


「爸,明天還要開會,我先走了。」自逕拉著行李走向門口,不再理會身後的兩人。



坐上行李車,容仙還是一臉凝重,南允道也到了上海,接下來六天可能都會被逼著和他吃飯,一想到這點,頭不禁痛了起來。



似乎這樣的分離,是沒辦法習慣,忍不住皺起眉頭,每回在出國前,某個人總要將她弄到昏厥才肯罷休,想起來又羞紅了臉,那些熱度在身上各個位子上滾燙起來。



鈴聲打斷了容仙的思緒,接起電話,是熟悉又讓自己安心喜悅的聲音「歐膩?到了嗎?」


「剛到。」


「嗯,上海那邊很溫暖吧?」


「嗯。」聽見星伊的聲音,剛剛那些不悅瞬間就消失了,臉上也揚起淡淡的笑意。


「要想我啊!」


「嗯。」


「今天惠真還在我面前放閃,哼,歐膩下次也帶她去啦!」星伊嘟起嘴在電話一頭。


「妳哦,幼稚!」容仙沒好氣的笑。


「我不管,然後我就讓輝人加班了,哈哈哈!」


「妳這任性的老闆,小心輝人跑了。」


「誰叫惠真要激我,哼哼!」


「笨蛋。」


「容仙歐膩。」


「嗯?」


「快回來。」星伊的語氣中帶著撒嬌的味道。


「好,我盡量。」


「容仙歐膩。」


「嗯?」聽見那帶有嬌氣的聲音,容仙的嘴角也下不來了。



「我想妳。」



「嗯。」


「我不要聽妳說嗯。」星伊語氣帶了任性,更多的卻是期待。



「我也是,想妳。」









放下電話,星伊藏不住喜悅又忍不住失落,想到容仙不在身邊,思念就停止不住,只能更專注的在工作上面,試圖讓時間過得快一些。


「文星伊,妳聽說了嗎?」承歡難得正經地說。


「什麼?」


「南允道去上海了。」


「那關我什麼事啊?」雖然文家跟南家生意上有交集,但私下並不熟,加上自己也被趕出文家了。


「妳不知道嗎?」承歡有些訝異。


「什麼?」星伊有些不安的感覺。


「容仙的老爸,打算讓容仙和南允道聯姻。」


「是嗎?」星伊沉下臉,卻沒有過多的衝動,因為她知道她的容仙,不會輕易的聯姻。


「不驚訝?」對於星伊的反應,承歡有些不解。


「金家也是大家,商業聯姻不稀奇,當初若我沒有離開文家,也會如此吧。」


「嗯。」不置可否「怎麼辦?」


「嗯⋯⋯」星伊閉上眼「我會想辦法的。」



要怎麼做呢?目前以自己的能力,怎麼可能打得過金家?甚至僅憑自己的力量,再努力也不會超越曜日,卻又不能坐以待斃。



撥了通電話,眼神與平時不同,即便膽怯又異常的堅定,整了整領帶,星伊拿起車鑰匙走出家門。










「哼!不是文家人,回來幹嘛。」文浩強坐在書房的大椅上,氣勢凌人,但比起五年前,又蒼老了些,頭上的白髮多了幾根。


「爺爺⋯」星伊有些慚愧的低下頭「很抱歉。」


文浩強挑挑眉,有些不滿意,旁邊的妻子朴素靜撇了她一眼,示意別對孫女如此針對「有什麼事嗎?」


「爺爺,我⋯⋯和金容仙交往了。」


「金容仙?曜日集團?」兩老的臉上震驚不已「她不是和南家長子聯姻嗎?」


星伊深深吸了一口氣「我⋯需要文家的勢力。」



文浩強也知道,自己孫女的能力,當初以為沒多久,星伊就會妥協回來,誰知道她不但沒有回來,反而活得好好的,但家庭的心結就此產生。



雖然一時之間難以接受,甚至無法相信,但隨著時間,星伊真的都沒有回來的打算,星伊的媽媽和奶奶早已釋懷,只希望在外的星伊有天能夠重新回家。



儘管有多不悅,儘管多生氣與不理解,文浩強和文鎮洋再怎麼不能接受,還是想見到星伊。


「哼!不是很厲害嗎?出了事才知道要回家。」


「老頭!」朴素靜瞪了一眼。


「爺爺,這麼多年,你們希望我做到的,我從來都沒有辜負妳們,可是唯獨感情,我沒辦法妥協,這是我的人生,我要愛什麼人,都是我的自由。」星伊毫不畏懼地說。


「⋯⋯」文浩強沒有回話,他知道他的孫女說的並沒有錯,星伊從小就是個聽話又聰明的孩子,林林總總的獎項,連高中大學都是那麼自然得考上,沒有一次讓人失望。


「爺爺,希望妳能,同意我和容仙。」星伊跪了下來,眼神無比堅定。


「唉⋯」文浩強再怎麼強勢,面對自己孫女還是心軟了,也希望她能夠回到文家,但⋯⋯「金家不是小角色。」


「我知道。」


「妳找過文鎮洋了嗎?」


「我還沒找爸爸。」


「嗯⋯⋯」想想自己兒子那個脾氣,文浩強忍不住嘆氣,知道還有一段路要走。


「爺爺。」星伊毫不畏懼,即使這五年在外漂泊,也不願低頭,但如果,是為了最愛女人,情況就不再相同了。






「直到遇到容仙,我才找到我自己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日月教徒的部落格

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