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伊坐在客廳內,和承歡、輝人、Joy和Yeri討論著「總之,我想開始涉及其他事業。」


「有想好朝哪個方向了嗎?」Joy喝了一口茶,仔細聽著星伊接下來的話。


「我⋯打算收購曼頓飯店。」



「「「噗~~~」」」前方人一聽到都詫異不已,輝人則在一旁靜靜的聽著。



「幹麻啊,我想先從飯店業下手啊,而且資金也夠了。」


「星伊,飯店業也算滿飽和的,妳有想走哪個路線嗎?」承歡接著問。


「高價精品路線,收購掉曼頓後,勢必要重新打造,不只是房間,我打算將頂樓照就改成酒吧,飯店內的餐點也必須有所要求。」


「資方呢?找好了嗎?」Yeri不疾不徐地問。


「這倒不是問題。」星伊回答。


「準備找容仙嗎?」承歡問。


「不打算。」星伊搖搖頭「我想靠自己,一如往常的。」


在座的三人也明白星伊家裡的事,雖然支持星伊,卻不免擔心。


「叔叔知道嗎?」Joy還是問出口了。


「怎麼可能⋯」星伊諷刺的抽笑「我早就不是文家的人。」


「妳想清楚就好,出錢這種事,我們三個不會手軟的。」Yeri堅定的說。


「我知道,謝謝妳們。」


「對了,妳怎麼搬家了?」Joy饒富興致的看著客廳,粉嫩色調根本不是文星伊的癖好,加上一些看起來就不是屬於她的東西。


「她喔,跟女朋友同居了啦!」承歡給了Joy一個Wink。


「嘖嘖,難怪。」Yeri上下打量著。


「談完了你們趕快回去啦!」星伊被看到有些害羞,想趕緊打發他們走。


「有女朋友就不要朋友啊?當妳朋友真是⋯唉~~~」承歡故作難過的說。


「孫承歡,快開學了,趕快滾。」星伊拉起三人往外推「拜~~~」


「老闆,那我也先去準備了。」輝人收拾著資料。


「輝人,又要開始忙了,辛苦你了。」


「沒關係,忙完再柪妳幾天假就好。」


「哈哈哈,好的!」








「柱現歐膩!」承歡一回到家便開始和柱現抱怨起星伊「文星伊那見色忘友的傢伙!」


柱現一臉心事重重的,沒有聽進承歡的話,只是發著呆。


「歐膩?」承歡也發現了柱現的異樣,走到她的身邊,摸摸她的頭「怎麼了嗎?」


「承歡?什麼時候回來的?」柱現嚇了一跳。


「妳怎麼了?」承歡正色地問。


「⋯⋯」柱現垂下眼色,嘴巴為開,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。


「說。」承歡蹲在柱現的面前。


「承歡,我下星期要出國一星期⋯⋯」


「歐膩,妳是為了這件事心情這麼差嗎?」承歡笑了出來,坐下來頭靠在柱現的腿上。


「一星期看不到我欸!孫承歡妳還笑的出來!」柱現一把捏起承歡的臉。


「痛啊!」承歡趕緊將自己的臉頰肉搶回來「我是覺得歐膩看起很成熟,可是現在這樣,真的好可愛。」


「我不想去啊⋯⋯」


「傻瓜,去工作的吧?」承歡坐上了沙發,抱著柱現。


「嗯,有個合作要去談。」柱現頭靠在承歡肩上,語氣軟萌的說。


「加油啊,趕快忙完就可以早點回來了。」



承歡就這樣的存在,柱現微微一下笑,在她身邊,總有股魔力能讓自己開心,也讓自己開始患得患失,沒見到時想念就會猖狂奔走,她身上的味道讓人安心,她為自己做的一切讓人動心。



「我怕我會太想妳。」



「有視訊啊。」


柱現忍不住湊了承歡一拳「虧妳還是雙魚座,妳的浪漫呢!」


「嘿嘿,大概忘在娘胎了。」承歡默默有點疼的手臂。


「妳吼⋯⋯⋯」當柱現要開始碎念時,承歡突然緊抱著柱現。



「我不是不會想妳,而是我更喜歡妳能做好自己想做的事,我會一直支持妳。」








結束會議後,看著人群漸漸走散,容仙整理起桌面上的東西,準備起身。


「金容仙。」金鐘國叫住了她。


「是的爸爸。」容仙轉過頭。


「妳是曜日集團的總裁,自己在做什麼,都該清楚,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吧?」金鐘國別有深意的看著她,即使不說,也知道是在說星伊。


「我知道。」


「別讓南家對我們有不好的印象。」


「爸⋯我不想嫁給他。」容仙語氣堅定的說完。


金鐘國抬頭,看著容仙「成何體統。」


「我們家根本不需要依靠南家不是嗎?」


「南允道評價還不錯,是適合當丈夫的人。」金鐘國沒有理會,只是淡淡卻意有所指地說「至少不會丟人現眼。」


「什麼叫丟人現眼?」容仙語氣冷了下來「我的人生有我決定。」


「哼,既然妳生為我女兒,就該有所覺悟。」金鐘國的脾氣也上來了。


「如果爸要這樣強迫我,我寧願妳不要生我。」容仙語氣又冷下了三分。


金鐘國「啪」一聲打在桌上「難道那個只開酒吧的女人可以讓妳這樣對我頂嘴?」


「有何不可?」容仙轉身離開會議室,一臉凝重,此時手機識相的收到一封來自星伊的簡訊。



''歐膩,快工作結束啊~~~等妳等的我都要老化了。''


看著訊息,容仙不自覺的想起星伊懶洋洋癱在沙發上的模樣,便微笑了起來。


''不是說今天有朋友找妳嗎?''


''被我趕回去了,所以歐逆快回來。''


(這傢伙⋯⋯)


''等等處理完就可以回去了。''


''恩。''


放下手機,想起和金鐘國的對話,容仙還是皺起了眉頭,曾經想過,那就放下曜日離開吧,可是怎麼能做得到呢?



從有意識以來,自己都是為了成為繼承者而不斷歷練著,怎麼可能說放就放呢?



(走一步算一步吧,我就不信無法軟化那個老頭,也不信自己勸不了他。)








「歐膩!」星伊聽見開門聲後,趕緊跑到門口。


「有這麼誇張嗎?」容仙笑著說。


「我都快無聊死了!」


「嗯哼,妳應該很多事要處理吧,怎麼可能會無聊?」容仙挑挑眉。


「被發現了?」


「我看到妳的動作了。」容仙走到沙發上坐著「要要收購掉曼頓飯店吧?」


「是啊,果然瞞不過妳。」


「會不會太累啊?也要開學了。」


「酒吧的事都交給輝人處理了,現在我就專注在曼頓上。」星伊坐下將容仙攬入懷裡「心情不好嗎?」


「沒有。」至少現在不想說。


「嗯,休息一下吧,等等去吃飯吧。」


容仙忽然抱緊星伊「妳真的都不回去看妳爸爸嗎?」


「我嗎⋯⋯再說吧。」


「至少還是親人,不可能真的那樣決裂的。」容仙輕拍著星伊的背「都25歲了,該面對還是要面對吧?妳不會想這樣一輩子吧?」


「嗯⋯⋯」誰願意呢?星伊想起小時候的種種,心還是會痛的,那樣的溫暖曾經那名深刻的印在腦子,即使過了這幾年,那樣的溫暖成了刺痛卻也不曾忘記。






「我會陪著妳的。」


⋯⋯⋯⋯⋯


要進入冗長的時刻了

創作者介紹

日月教徒的部落格

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