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家⋯人⋯?」星伊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容仙,那個人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。


「介意?」容仙歪頭問。


「嗯,介意。」星伊笑了出來。


「⋯⋯」容仙不開心地坐回去,繫上安全帶。


「容⋯」星伊撫摸著容仙的頭髮。




「總有一天,我會讓妳成為我的家人的。」




容仙不再回話,只是帶著淺淺的笑容,僅僅是一句話,怎麼就能像棉花糖般,飄然又甜蜜的。


「歐膩,那我先回去囉。」星伊站在門口,撫摸容仙的頭髮,輕輕抱住她。


「不要,回去。」


「嗯?」




「一起生活吧。」




「妳是說⋯一起住嗎?」星伊錯愕的問,懷疑剛剛容仙那是對自己提出的同居要邀約嗎?


「嗯。」容仙點點頭。


「認真的嗎?」星伊還是不敢相信。


「明天,把東西都搬來,今晚睡這。」容仙將星伊牽進屋裡「還是⋯⋯不喜歡跟我一起生活?」


「沒有沒有!」星伊趕緊搖著波浪鼓般的頭「只是⋯⋯怎麼那麼突然?」


「不突然。」容仙接著說「不知道為什麼,想讓妳在身邊,我們住一起,是不是就能多見面呢?」


星伊笑了起來,抱住眼前那個怎麼今天看起來特傻的人「原來是想常看到我啊?」


「怎麼,自己女朋友不能看嗎?」


「不不不怎麼會,我恨不得我把自己扒光給妳看呢!」


「喔~」容仙像是抓到什麼一樣,帶著調戲的眼神掃描。


「呃⋯⋯」星伊也能感受到那眼神裡的惡意。



容仙走近星伊,一顆顆的解開她身上那件藍色條紋襯衫「那就⋯⋯給我看吧。」


「歐歐歐歐膩⋯那個⋯」星伊不安的左看右看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但身上的扣子已經被解完了,能夠感受胸前和肚子都吹風了。


「不要怕,我會溫柔一點。」容仙將星伊的襯衫褪下,上半身剩下內衣「呵呵星伊好可愛。」


看到那人視線落在自己胸前,又想起容仙的尺寸,星伊不甘心的抱著胸口「怎、怎樣!胸、胸部大了不起啊!」


「我喜歡星伊的,只要是星伊我都喜歡。」容仙輕啄著星伊的唇,手撫上了她的腰,能夠感受星伊身上炙熱的溫度,讓人沈溺。



下一秒,容仙解開了星伊的束縛,星伊一臉詫異的看著容仙「星⋯⋯手放開,好嗎?」容仙緩緩吻著星伊的脖子,一口一口珍惜的含住,再放開,緊抱的兩人緩步走向房間,倒在那張舒適的大床上。



容仙從上而下俯瞰著星伊,第一次看見那樣羞澀的臉,右手一勾,她胸前那件內衣就這麼落在旁邊。但星伊也不甘示弱的拔掉容仙身上的衣物,沒幾分鐘,兩人就這麼坦誠相見。


「星伊⋯好美。」容仙握住星伊那一手即可掌握的小胸部,靈巧的把玩,嘴唇一陣陣落在鎖骨上方,再來移到星伊丘陵的上方,用舌尖挑逗。


「歐膩更美⋯⋯」星伊撫摸著容仙的頭髮,寵溺的看著容仙,卻不安的時不時咬著嘴唇。


「星伊會緊張?」容仙有些驚訝的看著時不時咬唇抿嘴的星伊。


「怎麼可能不緊張啊?」星伊親了容仙的額頭「但如果是妳 ,我願意。」


「傻瓜。」容仙起身吻著星伊的唇,手卻不安份的往下移,直到覆蓋上最私密的地方。


「唔⋯⋯」星伊小聲的輕嘆。


容仙將手指探入,前後滑動,耳邊能傳來星伊若有似無的喘氣與聲音「星伊,在害羞?」


「嗯⋯⋯」已經閉上雙眼,此刻除了身上的灼熱,還能感受到臉上快被燒掉的感覺。



「星伊,我也是妳的。」容仙用鼻子磨蹭著星伊的鼻子「我要妳,也要妳要我。」



星伊意會過來,馬上握住容仙胸前的雙峰揉擰著,雙手感受到的是容仙的柔軟與溫度,嘴上嚐著容仙過分的香甜,而身下傳來的是來自容仙動作的刺激,因為難為情,星伊壓抑著自己的聲音,粗大的喘著氣,嘴上小聲的呢喃「嗯⋯歐膩⋯容仙⋯」


「我在這。」


「我愛妳。」語畢,星伊也將手伸到容仙身上的禁地,探入並且滑動著。


「嗯⋯我⋯知道,星伊⋯」容仙情不自禁的咬著下唇,想受的閉上雙眼,感受星伊的濕潤,也感受星伊在自己身上所放的火。



接著⋯容仙驚訝的睜大了雙眼,看著身下的星伊。



「星伊⋯妳?」原因來自進入後,容仙指尖上感受到的隔閡「是第一次?」


「呃⋯嗯⋯」星伊把頭埋進容仙的頸肩,無法抬起頭來。


「沒關係嗎?」容仙緩慢的抽動,小心翼翼的。


「是容仙⋯沒關係⋯」星伊像是鼓起勇氣疑一樣,艱難又堅定的說。


「會有點痛喔。」容仙的左手牽起星伊,十指緊扣。


「好⋯⋯」說不害怕,那肯定是假的,星伊不安的緊握著容仙的手。


「我⋯來了。」容仙將手指推入,刺破了屬於星伊的初夜。


「嗯呃⋯!」星伊疼痛的更握緊了容仙的手,容仙不停親吻著星伊,手停留在她的體內。


「還痛嗎?」容仙溫柔的問。


不適感漸漸退去,而升起的慾望著實讓星伊難受「不痛了⋯歐膩。」


「嗯。」沒有太多言語,容仙緩慢的動了起來,小心的抽送,深怕星伊會因為自己的動作而不適。




感受到容仙的體貼,星伊抱著容仙,感受為了那個人而產生的慾望,即使感覺很刺激,星伊還是能忍則忍,但那樣的嘆息與喘氣,微弱的呻吟卻讓容仙佔有的慾望更加強大。




看著星伊的表情從不適成了享受,容仙加快了手上的速度,星伊的喘氣漸漸加快,不自覺的抓緊容仙的背「唔嗯⋯唔嗯⋯歐膩⋯容仙歐膩⋯容⋯」



最後,一股強烈的酥麻感在星伊身下爆發。



「還好嗎?」容仙溫柔的吻著星伊的臉頰。


「嗯。」



「呀~」



反應過來時,星伊的手已經在容仙的門外了「歐膩,好濕喔。」


「廢話!」容仙沒好氣地拍著星伊,看見那樣的星伊,怎麼可能不興奮啊。


一個翻身,星伊將容仙壓在身下「歐膩,我的容⋯⋯」


「阿恩⋯」容仙感受到星伊進入自己的體內,接著開始抽插。


星伊含住了容仙胸前的山峰,她只覺得眼前這女人,像一壺醉人的美酒,一口接著一口,沒有辦法讓人停止,只會越來越沈浸,無法自拔。


「歐膩⋯覺得⋯這次⋯怎麼比以往⋯都刺激。」星伊將自己的唇漸漸下移。


「或許是⋯我們⋯知道對方⋯的心情⋯吧⋯」容仙不耐的感受身上的刺激,斷斷續續的回應「昂嗯~~~」星伊含住了容仙身下的花蕊,漸漸加快手上與舌上的速度。




「我的容,好美。」




「星⋯星⋯我快⋯不行了⋯⋯」容仙將雙手放在星伊的頭上,手指伸入她的頭髮裡,忘情的體驗來自星伊這把讓人窒息的火。



「阿⋯恩⋯阿⋯昂⋯阿⋯⋯」



容仙身子一軟,星伊馬上將人拉入懷中,輕輕摸著她光滑的背。


「歐膩可要對我負責啊。」星伊笑著說。


「妳要讓我娶阿?」容仙鑽進星伊的懷裡。


「妳娶我娶,妳嫁我嫁,都一樣的。」


「傻瓜。」


「不管,反正就這樣!」







深夜綻放的紅花,靜靜的聆聽那直白的告白。

創作者介紹

日月教徒的部落格

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