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其實很簡單,只是追求幸福的路上不是那麼簡單,當早晨打開眼時,看見的是自己喜歡的人,內心溫暖的感覺,嘴上不自覺揚起笑容,那就是幸福。



躺在床上什麼也不做,舉起指尖輕輕描繪那人的眉毛,拂過小巧挺拔的鼻子,勾勒下巴的曲線,會發現那張面容似乎怎麼看也看不膩。



彼此的氣息在中間不斷交流,接著會忍不住將那個人擁入,又或者是鑽進她的懷抱,因為想更靠近的去感受,不論是溫度或是心跳。



因為生理時鐘的關係,星伊早早就醒了,但就這麼傻楞楞直勾勾地看著容仙,時間一分一秒流失也沒什麼感覺,直到看了下時間,才知道兩小時就這麼過了。



「嗯⋯⋯」容仙緩緩睜開眼「赫!妳什麼時候起床的?」


「大概兩小時前。」星伊撥了撥容仙的頭髮。


「妳這樣看了我兩小時?」


「嗯啊。」


「變態啊!」容仙瞪了星伊一眼。


「妳怎麼不問我為什麼一直看?」


「為什麼?」



「因爲妳美。」



「呀!一大早就這麼油!」容仙不留情的巴了下去。


「歐膩,我們等等出去玩吧!」星伊亮起眼睛。


「那妳想去哪?」


「我想去街上的小攤販逛逛。」星伊害怕容仙不答應,用著小奶音撒著嬌「走麻~」


「好啦!」容仙無奈的笑了一下。









星伊牽著容仙的手,走在東大門內逛著,街道上有著各式各樣不同的攤販和小吃鋪,這對於從小沒接觸過的容仙就像個新世界般「哇!星伊這個好好吃喔!這個叫什麼阿?」


「歐膩,這個是辣炒年糕,我也超喜歡吃的!」星伊又夾起一個年糕餵給容仙。


「那那個呢?看起來很像雲的那個!」容仙興奮的拉拉星伊的手。


「那個啊叫做棉花糖,吃下去的時候會融化在口中的。」


「我想吃看看!」容仙開心的買了一串,驚嘆那神奇的口感,化在口中的甜蜜,星伊則一臉饞樣的看著。


「歐膩不餵我吃啊?」


「好啊。」容仙拔了一口準備餵向星伊,但下一秒⋯⋯


「昂阿~~~歐膩!不是要餵我嗎!」星伊眼看到手的糖又轉了彎到容仙的口中。


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容仙則是開心的大小鍔。


「吼!這歐膩真惡劣。」星伊不滿的嘟起嘴巴。


容仙又拔了一口在星伊眼前晃著,再吃下去,星伊撇頭嘟起嘴巴,容仙壞笑著,拉住星伊的外套,將口中的甜蜜硬是傳給了她,交纏的兩個舌頭,還有在口中漣漪不已的甜蜜。


「歐膩⋯⋯」星伊回味著在口中的糖「棉花糖好甜。」


「是嗎?」


「嗯!」



「但我覺得星伊更甜呢!」容仙笑著說。


(這個歐膩真不能小看。)某個被容仙舉動搞得心跳不止的小倉鼠心想。



隨意的逛著,不知不覺就走到小廣場上,有許多街頭藝人表演,容仙像個孩子般睜大了眼,看著從沒接觸過的場景,好奇的東問西問。



最後停留在彈奏吉他的街頭藝人前面,拉起星伊的手,自在的小小的跳舞,星伊寵溺的任由容仙嬉鬧。


「歐膩。」


「怎麼了?」


「妳啊,真的是,給予我幸福的人呢。」星伊摸摸容仙的頭。


「妳也是啊。」剩下的,是會心的一個笑容。








曾經以為,自己的人生,只會像安排好一樣去進行,至少遇見星伊以前都是如此,自己只是乖乖的去做,並且做到最好。



連婚嫁也是。



早已下定決心,或許為了公司的利益,自己連本身都可以放棄,但現在⋯⋯做不到了,愛上一個人就是這樣嗎?既然可以連內心都去改變。



可是現在的幸福感,卻能讓那些自己早已下決心的事全都推翻,容仙變得貪心,卻不是在工作上,而是在星伊的身上,想霸佔那個人每分每秒,分一點給別人都不行,可是又害怕展露自己。



如果有天星伊發現自己並不完美,會不會離開自己呢?



再堅強的金總裁,也有著濃厚的不安全感,因為愛上了,所以患得患失。



「歐膩?在想什麼?」星伊看著呆楞在副駕的容仙。


「未來。」


「嗯?」



「星伊有想過,我們的未來嗎?」



未來⋯?說實話,星伊還沒有想到那麼的遠,只是心動喜歡上了才去追求,才去執著,但之後呢?


「說實話,我還沒有想⋯」星伊停了一下,又接著說「甚至⋯不敢想。」


「為什麼?」容仙有些好奇的看著星伊,畢竟自己的心情也和她一樣。


「歐膩家是韓國最大的企業,我可以想像當我們的事被所有人知道後,會有怎樣的風波,甚至妳的家人們都不會接受⋯⋯」星伊的眼色暗了下來「這可以被稱為是⋯⋯醜聞。」


容仙有些意外,星伊已經想得這麼深了「那妳的家族呢?」


「我⋯⋯」星伊的嗓音輕得快聽不見了。


「對。」




「我早就⋯⋯被趕出家門了⋯⋯」




容仙詫異的看著星伊「為什麼?」


「在喜延離開後沒幾年,我和爸爸坦承自己喜歡女生的事,他沒辦法接受,說我如果堅持要喜歡女生,就不是文家的人,文家⋯⋯不容許我這樣的⋯⋯污點。」


一直以來在容仙面前成穩的星伊,此刻卻像個小孩般,容仙解開安全帶抱著星伊,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安慰,僅僅只能擁抱,用著溫暖的感覺讓她知道,自己在這裡,在她的身邊。



當年,星伊就這麼被丟出了文家,年僅18歲,雖然媽媽也不能接受,卻也還是自己的孩子,偷偷固定匯錢給星伊,而星伊利用那些小錢進行投資,接著用這經過那些年的獲利開啟酒吧,然後一間一間的開,成就現在的酒吧之王。



曾以為自己現在的自己可以不為當年而難過,但每每想起不再和自己聯絡的父親,那種疼痛感一直都在。



終究⋯⋯自己還是軟弱的沒有辦法去割捨。



「星伊。」容仙的聲音喚回星伊遠遠的思緒。


「嗯?」


「我很忙碌,常常要到國外出差。」


「我知道。」


「我或許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見到妳。」


「我知道。」


「我不是個溫柔的女生,甚至很強硬也很任性又有野心。」


「我知道。」


「其實我的脾氣也不是很好,個性也很矛盾,常常口是心非,講出來的話不一定是腦中說想。」


「我知道。」星伊無法意會容仙此刻的各種話,只是傻傻的看著容仙,然後回答。


「文星伊,我想告訴妳。」容仙雙眼堅定的緊盯星伊,表情萬分的嚴肅,連星伊也不經嚴肅起來。


「嗯,妳說。」







「如果妳不介意這樣,就讓我,當妳的家人吧。」


⋯⋯⋯⋯⋯⋯



最近放慢了寫文的腳步

因為我在進修

花了一天工作外零碎的時間

看文章、做影片、寫文

然後沈澱自己

所以日更即將成為往事哈哈哈

創作者介紹

日月教徒的部落格

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33
  • 版主加油~~~
    我會懷念日更的😭😭
    希望2/21日月能直播發糖啊😍
    版主一起集氣看moonsun把💪💪💪
  • 容仙生日前
    居然是文星伊暴風更新官咖
    嘖嘖
    大日月啊繼續閃一輩子吧!
    竹馬根本是情侶吵架朋友勸架
    日月是吵出感情的哈哈

    onepi850307 於 2017/02/21 01:3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