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「赫!」」

「「妳怎麼在這?」」

「「這是我要問的吧!」」星伊和容仙在門口驚訝的說,柱現和承歡則是有些疑問的看著兩人。

「妳,跟我走。」星伊拉著容仙的手離開。





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承歡傻傻的站在原地。

「看來⋯是我們容仙在意的人呢。」柱現則在容仙的表情裡找到答案。

「那是金容仙?」不就是那個讓星伊魂牽夢縈的人嗎?

「是啊。」柱現淡定的說,下一秒⋯⋯「等等!那個人就是喜延的前任?」

「對啊,該不會金容仙也⋯⋯?」承歡眼睛睜得大大的,眉毛都快飛到額頭上了。

「我們都是留學時候認識的朋友。」

「世界到底多小啊⋯」承歡驚嘆的說。

「小到剩下我們這層樓吧。」柱現盯著承歡,眼神中帶點寒氣。要不是看剛剛容仙的反應,不然看見文星伊出現在承歡家中時,自己內心那股酸勁,簡直要把心給腐蝕了。

「怎⋯怎麼了歐膩?」承歡有些害怕的說。

「承歡半夜還收留流浪鼠啊?」(唔⋯我怎麼說話這麼酸。)柱現都能感覺到自己的語氣了。


何況是承歡。


「嘻,歐膩,我也可以收留妳啊。」

「誰、誰要妳收留啊!我家就在這了!」柱現的臉因為承歡的一句話,降下生氣的熱度,取而代之的是羞怯。

「那就歐膩收留我吧!」承歡自顧自的走進柱現的家,並且打了個大大的哈欠「歐膩我好想睡喔,妳的房間在哪啊?」

「右手邊那⋯⋯等等!有客房啊!」

「很冷。」承歡不理會柱現,就這麼爬上床,躺下閉上眼睛。


(拜託,現在是夏天欸妹妹!就算是室內我冷氣也才開27度!哪裡冷啊!)


(但是⋯⋯)柱現看著床上的承歡,突然意識到現在是⋯⋯(單獨相處?!)


(好像⋯⋯也不賴⋯⋯)






「文星伊。」容仙掙脫了她的手。


「金容仙!」星伊被甩開手,但是卻將容仙攬入懷裡「我喜歡妳,很喜歡的那種,很心動的那種。」


「我知道。」容仙笑的很美,但是說出來的話就⋯⋯

「那⋯我們⋯」


「文星伊!」容仙打斷了星伊的話「我允許妳⋯⋯追求我!」


「蛤!?」星伊一臉不明白現在情況的表情。

「我要妳追我!」容仙背著星伊大聲的說「不能隨便擁抱!不能隨便親吻!不能隨便觸碰!很單純很清白的那一種!」

「⋯⋯」星伊靜靜的聽著,臉上卻越來越燦爛。



「我要妳⋯⋯觸動⋯⋯我的心。」容仙轉過身,與星伊對視,想讓星伊知道自己的決心「我希望妳好好的去瞭解我,我也是。不想隨便的開始,所以想去真正的瞭解妳,了解文星伊這個人。」



「好。」

是啊,第一次見面後,那翻雲覆雨的開頭,極盡全力的挑逗,當容仙說出這番話時,星伊知道她也認真了,也和自己一樣喜歡上了對方,她們終於站在相同的天平上,也打破了原本那奇異的關係。


回到最單純的開端。


「那麼⋯⋯金容仙小姐,天色不早了,請讓我護送妳回家吧?」星伊微笑的問。

「麻煩妳了。」容仙知道,星伊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意思。


或許在打破那種平衡前,我們有著太多的考量,甚至是畏懼的因子,但那不是因為不在乎,恰恰相反的是,因為太過在意對方,所以不敢也不能輕舉妄動。


有些話不說,對方永遠聽不見;有些事不做,對方永遠看不到。邁開腳步不困難,難的是下定決心往前衝或是退後。


星伊下定決心好好的訴說自己的心。

容仙下定決心從新互相的認識。


「回去路上小心。」

「嗯,妳也早點睡吧。」

互道一聲晚安,沒有過多的動作,但是內心卻滿溢著喜悅。






「同學,那麼一個月後的報告題目都在黑板上囉!至於報告形式就是上台解說,期末考也越來越接近了,希望各位好好準備,考試內容上課都有說。」星伊有些疲憊的說著,昨天太過晚睡,隔天又必須早起。

「星伊老師!出簡單一點啊!」

「乖乖上課的話就知道囉~」

「星伊老師我昨天有去妳的店,可以提示一點嗎!」

「我昨天有買你家的股票,那你可以乖一點來上課嗎?這星期才開始三天,你到今天才出現!」星伊反駁。

不理會同學的哀嚎,星伊愉快的走出教室。打從昨天兩人好好的說清楚,坦白的互道心情後,沈重的石頭就好像被放下般。


''今晚要上課嗎?''星伊傳出訊息後,一邊開始出著期末考的題目,過了半小時都還沒收到簡訊(大概在開會吧,容仙才剛從香港回來,那個項目聽說也是個大項目。)

''在開會,晚點回妳!''

星伊微微一笑(這傢伙開會還偷用手機。)






「宣傳廣告的部分,雖然希望能夠壓低成本,但還是先以特色為主。」容仙看著報告說「多利用網路來傳播,這是雙方第一次合作的飯店企劃,所以必須做出成績。」

「是的總裁。」克里斯切換螢幕上的畫面「總裁,那是不是能多加些活動呢?譬如打卡分享抽獎,至於獎品就是飯店兩天一夜。」

「可以。」

容仙口袋中的手機震了一下,她知道是星伊回傳的訊息(好想趕快結束這會議啊⋯⋯)

「還有什麼問題要提出嗎?」容仙總結著「如果沒有的話,待會計劃部將那些提案送上來。」

「好的。」

「那麼,散會。」


剛走進辦公室,容仙迫不及待的打開手機的畫面''開會還用手機!''

''妳、管、我!''

容仙看了下時間,撥了通電話給耀輝大學的鄭校長,隨便編個理由拿到了星伊的課表。


「安秘書,進來辦公室一趟。」


「總裁。」惠真迅速的來到總裁辦公室。

「除了這邊的文件外,還有需要我審核的嗎?」

「沒有了。」

「那我去一趟耀輝大學處理校務。」下一秒容仙如釋重負的笑了。

「是的。」難得的,惠真也微微笑著,因為她知道她頂頭上司,終於談戀愛了。

一如往常的,容仙穿著藍白條紋襯衫,順手解了兩顆扣子,搭著淺色的牛仔褲,再加上一雙白色的牛津鞋。不喜歡穿著套裝到學校,一來顯老二來又沒有活力,而現在又多了一個理由⋯⋯


在心上人面前,想表現的更好。






「樓下怎麼那麼吵啊。」承歡站起身走向窗戶「哇!那是哪家的小姐啊,怎麼那麼引人注目。星伊妳要不要看啊?」

「我沒興趣,話說承歡,妳的考卷出完了嗎?」星伊桌上一本本的書,承歡無言的盯著(文老師啊⋯⋯妳的題目是想出多少多難啊?)

「快了啦!文星伊,出個考卷而已,妳這些書會不會太誇張了?是不想讓學生過關啊?」

「這邊?」星伊比了比那十幾本書「還好吧,有上課就會知道答案了。」

「文星伊出手果然狠。」承歡為星伊的學生們哀悼,哀悼的同時卻聽見校園內的騷動聲越來越近「不過是個女生,怎麼可以引來那麼大的騷動啊。」

「妳專心做事就好了。」星伊依舊專注的翻書。


但承歡看著窗外越來越近的身影,怎麼有些熟悉呢?

「星伊,金容仙的髮色是葡萄色大波浪沒錯吧?」

「怎麼了?」星伊終於抬起了頭。

「那個⋯⋯該不會是金容仙吧?」

星伊站起身走到窗口,即使戴著墨鏡,也能認出那就是容仙(奇怪了,學校也沒有活動啊,怎麼會跑來呢?)下一秒,校長主任們也換上虛偽(!)喔不是,是慈祥友愛的笑容迎接金總裁。






「總裁今天怎麼有空來呢?」校長熱情的說。

「我來處理校務的。」容仙快速的走著,想甩掉自己自己身上的注目。

「好的總裁,關於學校的文件等等就拿過去。」

「麻煩了。」容仙抬起頭,然後笑了起來。





(今天還是一樣的帥氣呢。)
創作者介紹

日月教徒的部落格

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