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伊將容仙拉回後,看見的是她因為勞累而有些血絲的雙眼,還帶著其他的⋯⋯情緒。



「文小姐,有事嗎?」容仙壓下自己的情緒欸。



「⋯⋯」星伊從沒想過容仙會這麼叫著自己,比起錯愕,是心臟彷彿被敲了一下。


「抱歉我還有事,先離開了。」容仙掙脫星伊手。


「等等!」星伊擋在容仙的身前「那個人是⋯⋯」


只是在星伊說完之前,容仙便打斷了「喜延是個很好的人,她等妳很久了,在法國時,她一個男朋友都沒交過,因為她心裡有妳。」



容仙也不記得自己是用什麼表情說完這段話,她只知道星伊握著自己的手很用力,卻在自己說完後鬆開了手。



這就是她的答案,也是我的答案。






「文星伊,一臉愁眉苦臉的,幹嘛啊?這是開心的場合耶!」承歡搭上星伊的肩。


「承歡⋯⋯喜延她等了我⋯很久呢⋯」只能苦笑「我是不是很壞啊?就這樣喜歡上別人。」


「不會的星伊⋯」承歡拍拍星伊的肩,想給她一些安慰「隨著自己的心走吧,不要猶豫,也不要想得太多。」


「跟著⋯⋯心嗎?」


「好好和喜延說吧,知道嗎?」


「嗯。」星伊深吸一口氣。







「妳什麼時候回來的?」喜延眼睛張的圓圓的。


孝真不以為意的說「今天早上。」


「不會太趕嗎?」


「這可是妳當上主廚的日子,我怎麼能缺席,而且還恰恰看到好戲。」孝真別有深意的笑著。


「是嗎⋯」喜延想起星伊馬上斂下嘴角。


「喜延,不要因為愧疚去執著一個人。」


「嗯?」


「如果妳只是對那個人愧疚,所以想去彌補,這真的沒必要。」孝真犀利的眼神,就像把自己完全看透般。


「⋯⋯」喜延反問著自己,也許吧,自己真的對星伊感到歉疚,在兩人甜蜜的時候,選擇放下一切留學,所以想彌補。


(彌補⋯⋯?)


「我想,她大概不需要妳的補償。」


喜延順著孝真的眼光看過去「星伊⋯⋯」


「是啊喜延,我從來都沒有怪罪過妳。」掛在星伊臉上的笑容,溫柔的像上弦月「妳還是我很重要的朋友,重點是我們沒辦法再成為情人了。」


「星伊⋯⋯」喜延也為她揚起嘴角,釋懷的笑了。


「抱歉,今天是妳重要的日子,但我似乎無法參加到最後了。」星伊點了點頭,便轉身離開。




「安喜延,這樣妳還要再錯過我嗎?」孝真扳回喜延的臉「我都特地從法國趕來,我不信妳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。」







「歐膩幹嘛繃著一張臉啊?」承歡戳著柱現的臉頰。


「⋯⋯哼。」柱現輕輕的哼了一聲「承歡朋友真多。」


「嗯啊,可能是因為喜延曾經和我同校吧,來的很多人我都認識。」承歡無害的笑著,沒有聽見柱現背後的話。


「就妳朋友多。」柱現看見那燦爛笑容,有一股想將她嘴角往下拉的衝動(那個金容仙,才聊沒幾句人又消失了!)


「柱現歐膩的朋友呢?」


「不見了。」


「歐膩的朋友怎麼那麼常不見啊?」承歡看著柱現不悅的表情,想逗她開心,因為柱現的笑容,很美,當她笑起來,就像冰山雪融般。



「不然⋯⋯歐膩我們一起跳支舞吧?」承歡煞有其事的邀舞。



承歡對柱現而言,就像隻沒有煩惱的小精靈,她的笑容就是魔法,像是會感染般,只要看著她笑,自己的心情也會跟著飛揚,雖然有些遲鈍,但自己就是沒有辦法對著她生氣。


「那⋯⋯我就見識看看妳跳得入如何囉?」柱現將手放上去,承歡小心的牽起,帶著柱現到舞台中,像是觸碰珍貴的寶物般,輕柔的扶上她的腰際。



在承歡的世界裡,柱現是城堡裡的公主,高雅美麗又氣質,自己無法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,不單單只是美麗,而是有更多的特質深深吸引自己,所以更加想去認識她。



明明是鄰居,自己卻因為太過小心,而不敢隨便的驚擾住在隔壁的公主,只能偶爾的透過貓眼,看見她出去的剎那,假裝巧遇。


「我跳的還不錯吧?」


「勉勉強強囉。」柱現裝作高傲的說。


「才勉強嗎?」


「哪有人跳舞這麼謹慎的啊?」柱現再往前一小步,而她看見了,燈光下臉頰透著緋紅的承歡。


「好⋯⋯」


(小心臟小心臟!跳慢一點啊,等等被柱現歐膩聽見怎麼辦?)







「赫!星伊妳怎麼在這?」承歡回到家打開燈,便看見星伊躺在沙發上。


「赫!容仙妳怎麼在這?」柱現一打開門就看到容仙在客廳轉著電視。



「不想回家。」星伊懶洋洋地說「借我住一晚吧。」


「不想回家。」容仙自然地說「今天陪妳睡吧!」



(這隻臭倉鼠)

(這隻臭兔子)

((把我家當妳家啊?))



「「說吧,無事不登三寶殿。」」不同的空間,兩人都拿了杯水,放在兩個心事重重的人面前。



「承歡,我可以肯定我喜歡那個人,而且那個人一定也有喜歡我。」


「這樣不是很好嗎?」


「可是那個人是喜延的朋友。」星伊表情沈重的說。


「有什麼關係?」承歡不以為意「妳沒有做錯什麼,和喜延個交往也不是錯事。」


「可是對方好像⋯⋯很介意。」



「文星伊,妳什麼時候那麼脆弱了?」



對啊,自己什麼時候那麼脆弱?那麼容易打退堂鼓?


「我認識的文星伊,是即使困難,也會盡力去做,而不是輕易的放棄。」


星伊有些意外承歡是這樣看待自己,但⋯⋯


「沒錯,我可是文星伊。」


「這樣才對啊。」







「容仙,妳表情不太好。」


「柱現⋯⋯」容仙無力的躺在柱現肩上「我⋯⋯好像喜歡上一個人了。」


「哇!這不是好事嗎!」


「不好。」容仙呼出了一大口氣「是喜延的⋯⋯舊情人。」


「我的天啊!!!」柱現整個跳了起來。


「一開始不知道,直到今天看見她們一起跳舞,還有那個人在我家遺落的鋼筆,我才知道。」眼淚不爭氣的就這麼滑落。


柱現不知所措的抽著紙巾,她從沒看過容仙的眼淚,她一直以為容仙是個不掉淚的人,也一直以為容仙是個無比堅強的人,所以忘了⋯⋯其實她也是有血有肉還有淚的普通人。


「那妳打算怎麼辦?」


「⋯⋯我不知道。也許我該放棄該遠離,可是我的心總會想起她,想和她在一起,想接近她。」停不住的眼淚就像止不住的想念般,墜落。


「容仙⋯」柱現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容仙。


「是我不該⋯去招惹她的⋯」因為招惹她的代價,就是賠上自己的感情。


「傻瓜,妳沒有做錯什麼啊!」柱現溫柔的摸著容仙的頭「何況她們都分手了,妳並沒有做錯,喜延也會理解的。」


「真的嗎⋯⋯」容仙抬起頭看著柱現。


「呵呵妳眼睛好紅,真的變小白兔了。」柱現開玩笑的說「我是真心的覺得,如果妳很肯定自己喜歡了,那就勇敢的去吧!扭扭捏捏的金容仙我看不習慣。」


「我還是有少女心的好嗎!」容仙笑出了聲,是啊,自己什麼時候這麼遲疑了?既然找出內心的的答案了⋯⋯






「承歡,我先走了。」

「柱現,我先走了。」



((這人真的是!一定要把鑰匙拿回來。))

創作者介紹

日月教徒的部落格

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33
  • 版主fighting
    接下來要上課了,希望能有時間繼續追文啊😭
    Okok,一定耐心等💪💪
  • 原來是學生啊!?

    onepi850307 於 2017/02/12 22:27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剛追文!發現真的好久沒更了T T
    ps(期待有容反攻ㄎㄎ
  • 最近剛好是工作要轉換的時期
    所以比較把重心放上面
    Sorry😭😭😭

    onepi850307 於 2017/08/09 01:4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