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


「事情就是這樣。」


難得今天承歡來酒吧,兩人便在吧檯小聊一會,星伊也和承歡說起和容仙認識,甚至現在的情況。


「沒想到星伊居然會有砲友,而且還是曜日集團的總裁,我的天!」承歡嘴巴已經張到不能再開。


「重點是我還該死的有些喜歡她。」星伊飲下一口濃烈的琴酒。


「星伊,不能認真啊⋯⋯」承歡擔心的說。


「我知道。」



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?但心⋯總是難以控制,每一天每一天,都告訴自己這股好感就是好感,不該再躍進,對於那人的一舉一動,也只是當作她在戲弄自己,事實也是如此。



矛盾的情緒總在內心拉扯,但星伊維持著最後一道防線,對於她,讓自己停留在好感,不能再前進,所以刻意壓下想對她好的心情,即使有那麼點想她,也選擇忽略。



「但文星伊,妳自制力什麼時候變那麼差?」承歡大學生時期就認識文星伊,即時喝醉酒也有能力理智地離開的人,怎麼會連續犯兩次錯誤呢?
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星伊嘆了一口氣「回過神的時候,該做的都做了。」


「也不太像妳了,還是太久沒交女朋友,免疫力失調啊?」


「有可能吧,應該是這樣吧。」或許真的是太久沒交女朋友,才把那種感覺誤認為是心動。


對吧?


是吧?






「安秘書,明天在香港會議用的資料都整理好了嗎?」容仙打著電話確認出國前的事宜。


「是的總裁。」


「等等柱現回國,再麻煩安秘書了。」至少出國前該跟好姐妹聚一聚。


「沒問題。」


「公司的文件我處理好寄給妳了。」


「知道了總裁。」


容仙掛上電話後,簡單的收拾自己的行李,走進書房內無意見的瞥見桌上的考卷和不屬於自己的鋼筆。


(真是的,連自己的筆都會忘記。)


容仙拿起那隻灰色的鋼筆,意外的看見上面的刻字''Star for the Hani''(什麼⋯意思啊?Star⋯是文星伊?那麼Hani呢?)瞬間,容仙覺得那隻鋼筆有些惹人厭,便順手丟進抽屜裡鎖起來。



「叮咚。」



容仙打開了大門「好久不見了,柱現!」


柱現微微的露出牙齒笑「對啊容仙。」


「趕快進來吧,安秘書也一起吧,辛苦了。」


「不會的總裁。」惠真熟悉的進廚房倒了泡了三杯熱茶出來。


「柱現這次回韓國待多久呢?」容仙開心地問著。


「這次⋯⋯」柱現露出有些靦腆的笑「會一直待在韓國!」


「真的嗎?!」


「真的!」


「太棒了!」隨即容仙又放下了嘴角「可惜不能好好幫妳慶祝,明天我就要出發去香港一趟了。」


「幾點的飛機呢?」


「下午兩點。」


「那⋯就今晚吧!擇日不如撞日!」


「嗯,可以啊,那妳想吃什麼呢?今天我請客!」容仙拍著胸脯。


「聽說最近Venues 酒吧很出名,我想去看看。」


Venues啊⋯⋯」(是文星伊的店。)


「怎麼了?容仙妳不喜歡嗎?」柱現有些擔心的問。


「不會啊,我們換個衣服就出發吧!」(算了,給那傢伙一個驚喜好了!)容仙心想「安秘書也一起吧?」


「好的。」(那隻小柴犬也會在吧?)


容仙換上黑色平口緊身及膝旗袍,柱現則穿著白色平口洋裝,惠真則穿著寬大的黑色Oversize長袖搭配黑短褲。三人換好裝便搭著計程車來到Venues酒吧。






不同於酒吧總放一些吵雜的歌,星伊的Venues平常以藍調和爵士樂為主,偶爾會請DJ稍做變化,但總體是舒適放鬆的音樂,許多喜歡品酒又怕吵鬧的名媛最愛來的,就是這裡。



走進店裡,容仙下意識的搜尋星伊的身影(不是說今天會來店裡嗎?)而惠真顯然已經看到她的獵物了。



「嗨!」惠真走向了吧台,看著輝人黑色小可愛加上皮衣,可愛中帶點魅惑的樣子,很讓人著迷「怎麼會在吧檯呢?」


「這是我的興趣啊,要喝什麼呢?」輝人熟悉的動作著「當成上次妳幫我的答謝禮吧!」


「不了,我可以選別的嗎?」惠真輕揚嘴角。


「別的?可以啊!」輝人誤以為惠真指的是店內的東西。



「作為報答,和我吃頓飯吧?」惠真指著菜單上的酒名「我要一杯Love at first sight。」



輝人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專注地調著酒,惠真誤以為這是她沈默的拒絕,有些斂下嘴角,這時輝人將一杯藍色漸層的調酒推向惠真,而浮在冰塊上的,是圓形的簍空檸檬皮。



「這是⋯⋯」


「看不出來嗎?」輝人指著上面那圓型的檸檬皮「還是要做成打勾比較好懂呢?」


「真的?」惠真喜出望外的笑著。


「再約時間吧。」


「好的!」






容仙終於在店裡找到星伊的身影,忘記自己帶著柱現來的,一溜煙的人就不見了,留下有點些錯愕的柱現,苦笑了一下,柱現走向吧台,點了杯First meet


「嘿!小姐我可以坐這裡陪妳喝酒嗎?」這是柱現坐下後,第18位搭訕的人。


「不好意思,這兩個位子都有人了。」柱現比著自己左邊和右邊的位子。


「看妳的朋友都還沒到,我先坐吧?」男子不客氣的坐下,柱現有些驚訝又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默默地喝著酒,內心責罵著容仙。


「要不要去我的包廂呢?」


「妳叫什麼名字呢?」


「常來這裡嗎?」


男子一連串的問題轟炸著柱現,卻得不到任何的回應,但面對如此美豔的女生,又不肯輕易的放棄。



「不好意思,久等了嗎?」一名女子小心的搭上柱現的肩「這位先生,我朋友好像被妳嚇得不輕,可以麻煩你⋯⋯」那名女子向右看了一眼,示意男子離開,男子看了看柱現為難的表情,只好摸摸鼻子走了。


「沒事了。」那個女子燦爛的笑著,因為太過燦爛,一下子就吸引了柱現的目光「好好玩吧。」


柱現拉住那人的手「那個⋯⋯」欲言又止。


「怎麼了嗎?」


「我⋯⋯朋友不知道跑到哪裡,我怕等等又有那種人⋯所以⋯」柱現不知道該怎麼說,好在店內灰暗的燈光,掩蓋她緋紅的臉。


「好吧,我陪妳等朋友吧。」那名女子一屁股的坐下。


「謝謝。」


「妳喜歡喝白葡萄酒啊?」那名女子指著柱現的酒杯。


「嗯⋯」


「我也是呢!妳喜歡喝什麼呢?」


「我喜歡Verdicchio那種多重的口感,妳呢?」柱現開心的和那女子聊著,彷彿兩人認識很久般。


「我喜歡Semillon。」


兩人忘情地聊著,不像是第一次見面,柱現也驚訝自己居然可以和她聊得來,明明自己這麼的怕生,卻能對她卸下心防。



「承歡!」這名女子回過頭, 讓呼喊她的那人稍等一下。


「抱歉,我好像不能陪妳了。」


「沒關係⋯」柱現難掩自己失望的表情。


「再見。」承歡走向朋友,卻又突然想起什麼而往後走「那個!」


「嗯?」上一秒才剛走掉的人又再次出現,柱現有些驚訝,卻又開心。


「我叫孫承歡,妳呢?」


「裴柱現。」


「很高興認識妳。」承歡笑著伸出手。


「我也是。」





「先小酌一口。」星伊拿起一小杯Tequila給眼前的美女。


「嗯~味道好重。」美女微微的皺著眉頭。


「別怕,來,吃一口這個。」星伊拿著檸檬餵著美女。


酸與烈酒的氣味在口中融合,檸檬的酸就像催化劑般,加速唾液的分泌,接著三者合一。


「好特別喔!」美女對星伊投射愛慕的眼神。


(沒錯!文星伊!這才是妳啊!)



「親、愛、的。」



得意沒多久,身後傳來熟悉的⋯⋯戰慄。星伊回頭就看見了容仙美豔的樣子,看出神時,容仙就站在自己的眼前。


「這條絲巾⋯⋯和妳不搭。」容仙解開星伊圍在脖子上那條Hermes的黑色絲巾,讓她所栽種的紅點袒露。


「妳、妳怎麼會來?」星伊訝異的語氣毫不遮掩。


「人家⋯想妳了麻!」容仙靠在星伊的肩上,語氣嬌柔,眼神卻銳利的逼退上一秒還愛慕著星伊的那名美女,等人離開後,容仙離開了星伊的肩頭。





「看來護身符這種東西,果然還是該多一點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日月教徒的部落格

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33
  • 期待後續啊~~~~
    求版主快更新哈哈哈
  • 更了更了哈哈哈

    onepi850307 於 2017/02/10 17:08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